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靖凱的博客

漂泊

 
 
 

日志

 
 
关于我

袁靖凯,四川仪陇人。诗歌爱好者,业余以读诗写分行文字为乐。欢迎各位老师朋友指点批评!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五月 阳光在麦浪中认亲(组诗)  

2017-08-13 14:42:37|  分类: 漂泊的歌---袁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 阳光在麦浪中认亲

蛙声起伏里

我默立 无端泪涌

 

月光 是今生打下的一摞欠条

青年阔别故乡 中年永别父母

我闪忽如风  常年不在亲人身侧

 

二十年 屋顶星光

被老鼠咬碎在夤夜

水缸里只剩一滩流年的水渍

 

七月 太阳的孪生兄弟挤满山坳

父母甩开膀子曾在汗水里

找寻一家的希望

 

多年我形迹南北 目空东西

在辗转与匆忙里

从未赎回命运的抵押

 

花喜鹊日日衔来记忆的喜柬

我恍惚的亲人身在何方

你们散失的身影我夜夜在月光里拾掇

 

尽管青山绿水一再被季风篡改

尽管词语里锦绣的江南

已被雾霾深锁

 

我也要在一年难见几天白云蓝天的异乡

拼凑你们完美的肤容

供一川灯火在夜晚上路

2017-5-13

 

挠不到的痒

 

小花一夜吠叫

刚做母亲的它不知预感到什么恐惧

在黑暗里袭来

蚊子战斗机一样侦测可吸血的地带

 

逝去的父母和久不罩面的乡邻

在恍惚里葱茏记忆的沃野

老婆不堪工厂重负 辞职回家

欲在老家把自由发扬光大

李老板情人昨日席间大谈儿子贵族学校

校园文武设施和教程让她很是享受

一年20万学费没白缴

 

精明的湖北妞29了还没找到

姐夫一样的金龟婿

日日在办公室向小姑娘晒姐夫家豪宅

“我相亲多了去

那些男人走马灯样晃过我面前

我一眼就能看穿他们的心思与策略

笑声在她微显苍老的面容上涟漪般散开

 

某群大佬隔三岔五就有组诗在名刊发表

鲜花掌声之下  美女投怀送抱

没人留意他显赫的官方背景

及每年主持N场诗歌盛会

均有官刊重量人物与之觥筹交错

更不说朋友圈动辄‘大师’‘诗神’

向官刊人物拍马献媚

 

不知何处被蚊子叮了  痒痛难耐

却又挠不到痒处

5:20  喜鹊麻雀在屋顶开会

一具感应不到睡意的身体

灼热而疲惫

天明还有大堆事等着完成

在一夜吠叫与翻滚里

 欲哭无泪

2017-5-16

 

一街彳亍的阴影在自我疗救中

 

飘忽如风居无定所

故乡竟成了我们

最不敢启齿和面对的尴尬

 

没一株麦苗替我们抽穗灌浆

无一穗稻谷为我们垂下金黄

麻雀斑鸠是最后的山民

野兔和蛇虫在共谋家园大计

 

老屋遗址上空生锈的镰刀

默默收割父辈们的汗水与遗愿

霓虹掩映的城市  我们一次次抬头

都被雾霾深锁梦醒后的惊愕中

 

街上长啸而去的警车

不知又破灭了谁的美梦

一街彳亍的阴影在自我疗救中

出现了短暂休克

2017-5-20

 

只有灯火能识别

 

泪水泡饭的日子远去了

我们人模狗样走进城市的灯火

没人小瞧抬头挺胸的那个模样

 

灯火在摇晃的身影后渐趋黯淡

高档商品和豪华楼宇

让闪躲游移的目光暴露无遗

 

撤离依旧是最好台阶

回到阴暗房间

回到辗转反侧的夜

 

回到工资单瘦弱的阿拉伯数字

回到老婆的抱怨与委屈

回到小孩无以偿愿的沉默和撅嘴

 

月光仍是你一堆欠账

夜的眠床亮着不熄的渔火

一颗彷徨纠结的心

 

在沉寂处

在泪水斑驳的夜晚

独自远航

2017-5-20

 

灰色地带

 

户籍挣扎偏远蛮荒处

在城市多年  不被灯火照亮

无处不在的藩篱与缠绕

雾霾一样笼罩仰望的高处

 

是农民没了土地 是学生进不去校园

现实的松针遍布水泥森林

灰鸽子在空中盘旋

找寻落脚的地方

 

灯光照亮富人额头

那里遍是别墅和商业大厦

霓虹涂抹的明天

曾让多少人流落街头

 

真有一片阁楼栖息现实的梦

有净土移种故乡的蔬果?

仰望星空  雾霾里闪烁的灯火

像妓女燃烧的红唇  无声抵近

2017-5-20

 

萤火虫照亮逝者的梦

 

一声霹雳

五月断在麦穗痛苦的芒上

谁红肿的眼睑

蹒跚一个踽踽独行的暮年

 

银发颤动的街上环卫工

他的喘息和低头里埋伏着

无数个你我的晚景

和被夕光一再拉长的背影

 

枯枝与落叶不再

对生命作最后陈述

扫帚是律法

及时清除不被认可的

 

乡村仍是麻雀斑鸠最后的居所

青菜碧绿  槁草枯黄

那里有落日最后的剃度

和萤火虫照亮的逝者的梦

2017-5-20

 

五月或其他

 

麻雀啄食农民的汗水

留下皱纹与驼背

它的金黄与麦子相恍惚

却又绝然不同

 

稻草人是农民身份的延续

汗水成分越浓愈要珍惜

一个十字背负的东西太多

渐渐就只剩肋骨了

 

最终他们与沉默共度一生

逼急了 就摊开满是老茧的手

向天空哭诉

 

麻雀叽叽喳喳

在黄昏的状纸上  

作无罪的辩诉

2017-5-22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