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靖凱的博客

漂泊

 
 
 

日志

 
 
关于我

袁靖凯,四川仪陇人。诗歌爱好者,业余以读诗写分行文字为乐。欢迎各位老师朋友指点批评!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恍惚的瞬间(组诗)  

2017-12-18 13:27:56|  分类: 在浮世的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瞬间

 

时光斑驳处总有不曾发现的美在暗处闪烁

浓荫下老人大树绿叶形成参照

一条路将衰荣同时递现

推婴儿车的母亲是一滴流淌的蜜

蠕动在生活的舌尖

稚嫩与生发在秋风里漆一样刷过落叶的锈迹

修补轮胎的壮年用水找到生活的漏洞

和忍受不了的碾压与隐忍

憨厚与灵巧为生活再续一段里程

车轮滚滚 人影闪现

喧嚣与静谧参杂落幕与开端

我们总在吆喝声里目不暇接

又在色彩纷呈中意兴阑珊

沉寂处一再涟漪泛起的

不是亮瞎眼睛的色泽与表演

反是明暗交替中再次被我们发现

一个不经意的瞬间

恰如摇荡裤管中的一根假肢

2017-9-5

 

中元节想起父母

 

再一次你们打败了时间

在记忆的水晶棺

复原在世的映像

所有杜撰与疑虑都不及

梦境的真切与惊喜

炊烟照样把九节岭缭绕得虚幻

木桌盛满大小琐事

一家人偶尔的争执与微笑

青菜辣椒和猪肉仍在稀粥里

调和日常的经纬

水缸里粼粼往事没有青苔

月亮照亮父亲额头的秘密

唠叨里满是细碎挚爱与善意

母亲灰白头发覆着沧桑岁月

不善言辞的唇舌谨守着

日子的酸甜苦辣

我们谁也离不开谁

日子依旧是田间地角稼禾拔节

一日葱茏一日的苦甜参半

你们不过侧身走进了漆黑的里屋

2017-9-5

 

恍惚

 

鸡鸣犬吠在静寂中醒来

黑暗中熟悉的声音此起彼伏

客居他乡捡起故乡

恍惚中没什么不同

一样碧绿  蔬果瓜菜

田间地陌摇曳汗水的葱绿

在没有炊烟的江南

蛙鸣像怀乡病捅开了马蜂窝

月色漫无边际

没有山岚萦绕的平原

用声音复制记忆的一切

失去父母的我即便在故乡

也找不到原来的味道

有那么一刻  我仿佛蜜蜂

又飞进了三月

2017-9-9

 

在江南

 

稻田的绿在不远处晃动

麻雀从记忆里活过来

它的焦黄平分渐近的秋色

红瓦和欧式建筑穹顶

将江南框成众多不同的洞见

千里外故乡恰做了旁衬

难怪外地人在江南

均有轻度伛偻病

还好我脖子伸缩

能自如于秋风的吹拂

对面屋顶一只花喜鹊歪着脑袋

研究我

不知每日见面它视我为何

它反复歇落的那片屋顶

是否暗中与我保持一定距离

2017-9-9

 

在一片黄叶上看秋天

 

太阳走下神坛

黄叶是它穷亲戚

相同肤色靠得更近

放眼一片绿像打了肾上腺素

冲刺在末路上

秋风拍拍大树肩膀

给它一张免费船票

秋蝉高一声低一声

锯着最后的空旷

白帆载走大雁的鸣叫

在泪水涌出那一刻

几个从田间地角出来的人

载着农产品奔向市场

2017-9-10

 

外乡人眼里的雾霾风总是吹不散

 

秋风拖着刀

悲情从血里溢出

绿叶没理会这些

香樟树在葱茏的路上从没怕过谁

麻雀在枝叶间蹦床

花喜鹊偶尔掠过香樟庞大的帝国

一只斑鸠的嘀咕仿佛小道消息

从造谣者嘴里流出

透过浓荫着实看不出江南有什么

欧式屋顶均摊天空的蓝

晚稻在阳光里抽穗灌浆

这里  天从不空

不是被飞鸟的翅膀占据

就是钱塘江潮头一样的白云

汹涌之后散开

只有外乡人眼里隐约的雾霾

风总是吹不散

2017-9-18

 

用餐时光

 

斜对角女孩并不影响用餐

她双峰一定停有喜马拉雅山的雪

几片阳光就能让它变软

 

骨头煲格外香浓

过去的时光都在奔忙里被风吹去

该慢下来了  吮吸骨汁一样

享受缓慢的用餐时光

2017-9-16

 

窗前那片黄叶

 

时间的软黄金悬于秋风里

在你注视下 从翡翠到黄金

需要数月风雨

叶脉间曾满是流动的光晕

和鸟雀碧绿的梦

露滴在其间筑高楼大厦

那蓬勃让野草妒忌

同众多兄弟姐妹一齐领受

太阳的温暖和星月柔情

而今它低头弓身

拥着自阳光里挖来的第一桶金

在盛大辉煌里一人大摆宴席

或静享秋风的吹拂与揉捏

还要藉着这副身板回到故乡去

那里亲人的坟冢

已高过一个又一个山坡

2017-10-25

 

生日将近

 

除了白开水的每日别无他物

大把年纪了还不得不奔波

一年也难见亲人几面

暮秋最是落寞

稻茬兀立田野

等待薄霜在伤口上撒盐

加重与万物的疏离

树木在秋风里唱空城计

落叶返回乡下

在泥土里寻亲

阳光霜打了似的

渗白地面

麻雀准时敲响晨光

揉着惺忪的睡眼

生活依然是忙碌和酸甜参半

几点惆怅几许牵绊

2017-10-27

 

一片凛冽

 

大多人藉寒风想象凛冽一片

橙色背心在60与70间

用老迈的腿与胳臂在清冷大街

拾掇和清扫人间的苍凉

香樟众多绿叶间杂几片赭红

那蜷曲地面的

莫非风刻意要在一片繁盛中

呈现一丝衰败?

 

扫帚与推车日复一日装走

几双呆滞眼神里飘飞的落叶

车流碾压小镇的宁寂

几只麻雀挤在高压线上

观看人间繁华

和它隐约的另一面

2017-12-10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