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靖凱的博客

漂泊

 
 
 

日志

 
 
关于我

袁靖凯,四川仪陇人。诗歌爱好者,业余以读诗写分行文字为乐。欢迎各位老师朋友指点批评!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起伏(组诗)  

2016-12-12 10:48:58|  分类: 漂泊的歌---袁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汗水里昂首的人


他们是一群在汗水里昂首的人

汗水的脸 汗水的身体 汗水的名字

明天注定湿漉

衣衫上张嘴的盐斑向世界或天空

介绍自己

 

栖居汗水里 他们像水中鹅卵石

明澈而沉静  

析出干净人生

鄙夷目光  掩鼻而过的身影

还不配谈及生活

 

一条咸涩的河漫过

每粒鹅卵石都有一个明澈灵魂

在生活最底层  用原始的沉默

描摹或浇铸

憧憬里开花的明天


农民工


这些伴城市建设跑马拉松的群体

与尘灰 污渍 钢铁 化学药剂

纤维 塑料 有毒气体 ......

终日厮磨的人们

流逝的青春是一部宏大史诗

身后是再也回不去的村庄

前面是城市赋予巨大憧憬里

衍生的阴影  一笔又一笔天文数字

以泰山压顶之势压挤他们

厂矿铁床  出租屋  借贷分期付款的商品房

攀高所带来的喘息与急促

在随之而来的各种日常开支中颤栗

白发 皱纹 失眠 沉默

忧郁的眼里再淌不出喜悦

唯有匆忙身影在城市大街小巷一曳而过

  

不要去摸他们的手

那里除了老茧还溅起无数心酸的涟漪

不要去看他们的脸

青春早已在风雨下支离破碎

不要去听他们诉说

那个痛苦中心有挺机关枪

会喷出忧伤落寞 痛苦与愤懑的子弹

会让你变成一个马蜂窝

 

就让雾霾贴上封条

在汽车尾气里哑口无言

就落叶般在城市的秋风里

起伏至沉寂


何处安放漂泊的灵魂


 这个半夜辗转哽咽

触痛记忆和现实的名词

在历经多年奔波迁徙之后

仍浮萍一样随意

 

它曾是依山傍水的几间瓦房

又或出租屋与高楼大厦阴影里

渗出的血泪

原以为在城里买套房就是一个家

而高昂的物业费 交通费 生活费

雾霾  拥堵  无处不在的喧嚣与污染

工业毒素  及最终被迫沦为打工者

或大街小巷同城管打游击的摊贩

 

这同憧憬中的样子千差万别

孩子辗转城市郊区间

成绩一落千丈 还有了不良习气

农村至少有片薄土

有放心食用的蔬菜瓜果

免费干净的水和柴禾 清新空气里

到处有鸟儿自在的吟唱

 

这些在现实里寻找归宿的人们

用半辈子汗水获得阳光下一堆肥皂泡

破灭后才恍然而悟

那荒草丛生鸟雀争鸣

断瓦残垣支撑童年记忆

一合眼就浮现梦中却在城市化跟风里

丢失的老土房竹篱笆

才是最适于生根落叶的地方


蜷曲的城市


它庞大身躯蜷曲在我们仰望的高处

斗争是在失去土地后

 

城市日益扩张的阴影正在绞杀

自雾霾和喧嚣里伸出的脖颈

人流稠密之地是争夺之源

摆地摊  贩卖水果 临时摊铺

简易煎炒小吃 ......

一只只手哄抢地利带来的福利

在同样卑微的人群里

捞取生存的希望

 

全副武装的城管警察

轻骑兵一样逡巡城内

在征收各种名目税收好处费后

假寐者一样默许这些贩夫走卒

成为城市又一道风景

又或在争执 怨恨  愤怒与反抗中

以脏乱差之名驱赶

斗争与对峙便在城中此起彼伏

 

常在街边巷角见到

那些磕着瓜子玩着手机  

或雄赳赳气昂昂

一身制服的城市保卫者

棍棒交加拳打脚踢于视频新闻中

秋风卷落叶般

制度之伞下

一张张世俗暴戾的年轻面孔  

俨然成了谁也不敢招惹和侧目的

菩萨


秋风里


俩儿子塞给他一根拐棍

一个孤影蹒跚的晚年

于风雨 泥泞 水洼 和大街小巷喧嚣里

见证一条街的繁忙

及人生到头的黯淡

 

在秋风与众人见证下

他最后一次颤巍巍敲过儿子的门

推门而出的媳妇漠然走进秋风里

任他伸长脖颈死盯着消失的背影

第二天他倒在秋风里

同拐棍做了兄弟  还生活一双筷子

与时代在对峙的另一边

划上等号


当苦难逼近

  ——有感13岁女孩夏薇


2岁母亲弃家出走 父亲今又绝症

命运将家的责任压在你肩上

崎岖山路上一个矮小身影

像一面镜子 照着

这个趋利和急于转身的时代

当天空再也不蓝 大地迷蒙

泪水唤醒古老河床

那些活跃校园的哥哥姐姐们

衣食无忧还编织谎言

一次次向父母伸手

而你扛着柴禾在山路蹒跚

满是伤痕的小手忙着采集猪草

及抚慰即将被死神带走的父亲

母亲是不会回来了 这个熟悉的词语

在书里温暖和抚慰了多少受伤心灵

当苦难逼近太多人选择了逃避

而你依旧在贫穷的山村

用矮小身躯默默承受命运赋予的磨难

一滴一滴在窗玻璃上汇集

白鸽一点一点消失苍茫里


反哺

 

不要哭不要悲伤  小薇

泪水唤不来妈妈

那个两岁弃家出走的妈妈

即便来了仍会选择逃避

亲情在生活面前渐渐不堪一击

明天你要面对绝症父亲的离去

年迈爷爷奶奶的离去

母亲多像天空那倏忽远去的云影

很多的13岁还在溺爱里漫游

而你只能像风中苦楝树

小步挪移蓄满泪水与忧愁的身躯

父亲是你最搁不下的重负

缺爱时代  太多人在冷漠里转身

而你稚嫩的肩  小巧满布伤痕的手

在沉默里竭尽所能  

于人间低处撑起家的屋檐


所幸还有落日相伴


“挺划算 用不多钱获得一年保修”

商人用坏结局击败你的犹豫

“病得严重 不及时治疗将不堪设想”

半生奋斗化作泡影  

你见证了强盗的狰狞

“这孩子课外辅导大有希望”

愿景在描摹里愈加葱茏

你被经济社会的墙壁撞到浮肿

在汗水里痛切一团

一袭孤影将落日的句号

化作摇曳向前的省略


凉意蛇一样


一地落叶在阴郁的眼里散布苍凉

阳光自枝丫间渗漏下来

跳跃的光斑仿佛希望在前方闪耀

身体一阵温暖

灌入裤管的冷风

蛇一样在脊背漫游

蚕在啃噬最后的绿

秃枝和地上碎枝末叶举证

秋风来过 果实被一摘而空

远看这里林木葱郁 阳光撒布其上

明媚而温馨的样子

阳光建着自己的绿色大厦

这多像我们的生活

城市之光覆盖其上

废墟下 村庄像一瞥寂寞的目光

沉寂荒凉里


雨季


就那么湿漉漉的来了

完全不顾

身体愈积愈多的空寂和阴冷

 

你不是白天做梦的主

而一个又一个漫长夜班

早已黯淡此前对生活的憧憬

 

此时你一定在茫茫梦中

觅寻因生存而一再缺失的他

厌倦各种藉口和理由

 

生活总在沼泽地带

长满鲜花铺上红地毯

深陷泥沙的腿脚不是想拔就能拔出的

 

潮湿世界 苍茫如忆

一扇窗玻璃面对两个世界

略显疲惫


凌晨三点


1

酩酊之夜性别不分

夜色暧昧  

明天是红地毯那端的沼泽

肢体摇曳

利益在选择角色

遥远  

陌生  

都是不归人


2

温水煮青蛙

逼迫等同无奈

羡慕嫉妒是自设的深渊

生存不是在汗水里挣扎

就是在甜蜜陷阱里沉陷

 

天旋地转的凌晨三点

妖精还妩媚在音乐里

时间忽略不计

午夜狂魔

善于在红酒荡漾的血腥里  

给黎明的天边添彩着墨


乡村公路


人均自筹了几十年

乡村公路像排泄国家福利的生理盐水

塑管一样插入村庄心脏地带

救济几间在风雨中颤栗不止的土房

公路蜿蜒于父辈视为命根的田畴地陌间

仿佛一根拖拽着荒草与恶梦的电线

照亮曾经的葱茏与喧闹  

那些抵死仍不忘庄稼和筹款的人们

如今只能在新坟里看着

越来越近的公路  在一片枯草丛中

将他们生前的光亮   运抵

2016-10-19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7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