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靖凱的博客

漂泊

 
 
 

日志

 
 
关于我

袁靖凯,四川仪陇人。诗歌爱好者,业余以读诗写分行文字为乐。欢迎各位老师朋友指点批评!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鸣叫》(6章)  

2015-07-21 21:28:28|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羁押黑夜的灵魂,在光的入口逡巡。

  谁说寂静无声,黑暗没有语言?

 

   哑巴在沉寂里用支吾对付惊慌与焦灼,手舞足蹈表达欢欣或苦痛。花朵用盛开和芬芳吐出季节藏纳内心的涟漪,风在地面拾掇枯萎的诺言......

 

   发烫的喉咙,说出的都不是自己的话。失语时才洞见自己的惶恐和语言伤口。喉咙里一千只鸟儿,在黑夜入口替押解的灵魂记下怨怼与愤怒。

    一旦口袋打开,这些光的使者,哨兵,用婉转,悠长甚或尖利推开一扇门,在浅浅的光亮里,像一滴滴露润湿梦的门楣。 

 

  让深陷黑暗的事物醒转,是光的使命。

当光蜂拥而至,它们压低嗓音飞出巢窠,在枝尖或空中用歌声激活一张美丽的地图。

 

   薄暮时分,它们是光的门童。不安的翅膀盘旋,在聒噪中轻轻关上夕阳那扇生锈的铁门。

 

 

《蛋糕时代》

 

  地球是巨大的蛋糕。

连乞丐也想把蛋糕做大,在大街小巷兜售自己的贫穷和哀苦。

悲悯无价,如今成为海,放养无数鲨鱼。

 

  人们互换需求与梦想,大胆的人甚至把月光快递到地下室或地铁里!

  没有难做的生意,蛋糕时代谁都可以成为自己眼里的富翁!

  不会做生意的人,被贫穷踩到脚下。刀子的光掺着口水湮没他狗一样的生活。叼着吃剩的骨头,去风中啃自己的饥饿!

 

 

《失眠成了时尚》

 

  熬到天亮,他长长吁口气。

  耳朵是扇关不紧的门。半夜有敲门声。

  仿佛每个砖头、钢筋、混凝土都是一块白骨,在晃动。

  天空那枚被掺假的安眠药,让睁大的眼睛沉默着说不出痛。

  眼里常冒出炊烟。 

  鸟鸣无数次扰人清梦,他不再责怪那片绿荫。

  失眠成了时尚,白天在恍惚。

  一张乌云脸,在雷声的禁区,哭诉!

 

 

《暴雨》

 

   天空厌倦了柔情蜜意,用拳头,鼓槌击打麻木的大地。

 

   那些幽居语言深处的鱼虾将波浪推向前方,看幻灭里拦河筑坝的人跺脚哀嚎,洪峰将他们抛在身后,用嘲笑和鄙夷捶打薄薄的心脏!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高尔基的海燕在灵魂上空尖叫。

 

   雷声紧随其后,乌云扯起一片苍茫。

  滔滔之水汹涌而来,横跨东西。遍地残肢断首,落寞哀伤的眼神,在鸟儿的颤栗里蔓延。

 

 

《水滴在用寂静敲打木鱼》

 

   水滴敲打木鱼,那不是时间在吃斋上香礼佛,是寂寥的耳朵堵不住漏水的思想!

 

   时间的刀锋一次次掠过皮肤,你目睹一条条蚯蚓在脸上蠕动。一会儿就有白发打开夜半刺眼的灯,照见你的惊慌、焦灼与无措。

 

   星星远了月亮也杳无音讯,这些时间的谛听者尾随黑暗而去。像梦里亡灵汩汩的笑。

 

   消逝仍以阴影诉说它的去向。如水管里逃逸的秒针,在寂静里敲打木鱼,祈祷佛的荣光。

 

 

《月亮在分娩》

 

  月亮在分娩,村庄是她孩子,酣眠于蛙声虫鸣里。

背井离乡的人星星一样走在暗夜还乡的路上。

 

  巨大子宫孤悬眺望之上。月光是羊水。

汲着月光,熟悉的脸,奔跑的童音,纳凉叙家常的缓慢时光在漫溢。

天籁是月光哼起的摇篮曲吗?抑或轻风不经意奏响口风琴?

 

还乡路上,灵魂幽居的故乡,一直魂牵梦绕。引领还乡脚步在黑夜寻找圣宠的住处!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05)|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