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靖凱的博客

漂泊

 
 
 

日志

 
 
关于我

袁靖凯,四川仪陇人。诗歌爱好者,业余以读诗写分行文字为乐。欢迎各位老师朋友指点批评!

网易考拉推荐

炙人的尘世(组诗)  

2013-06-19 08:51:04|  分类: 漂泊的歌---袁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望

 

该信任一根青藤攀援上窗棂的初衷么

而不怀疑它递上的温婉形迹可疑

不是潜伏 窃听 或偷窥

该笃信一茎荷花自淤泥里举起的清香么

而不怀疑它的清纯镀了银

不是扮纯  伪善  或做秀

该打捞起水中月亮一汪清澈注视么

而不质疑这古老意象早被废液和重金属

沤烂了冰清玉洁的形象

不再是寂寥与乡愁可以投寄的邮筒

该相信灵魂还长有最后的木棉和松柏么

而不介意它曾对道德与律法刀砍斧剁

不再信守最初的香息与垂直

 

风徐徐吹  崖边小草和树

时而摇头时而点头 

时而向脚下的深渊

怯怯张望

 

旅者

 

转身之际  水流愈加湍急 

一尾溯流而上的鱼在下游

寻水的源头  隐逸的村庄

退守两岸  空寂而苍茫

一个吃惯荤腥的人

最后还得在一颗青菜里找回

遗失的半颗玲珑之心

和治愈疾病的单方

 

地球是硕大的良心

在黑白间泅渡  剧烈摇晃

眼见国家在杯盏间愈来愈模糊

松垮  歧路无数荫翳遍布

 

日日挽着烈日炙烤胸膛的人

溪流涓涓  沙海汪洋

一口枯井逆着青苔返潮

在纸上种月梦里还乡

 

远山高耸  白云缭绕

青翠间隐隐传来柳笛

斑鸠  鸡鸣犬吠  和一条小溪

交织的波浪

 

无名

 

填饱的肚皮有填不饱的欲壑

它膨胀  豢养阴影  

钟情鹰的利爪

 

石头不仅可以开花  还可以长出铜

铁 金和稀有金属  是珍贵的遗产

一些人争夺  私藏  低价贩卖

甚至不惜背上祸国殃民的罪名

只可惜它就是不在山盟海誓里腐烂

 

绿树  一批批伐下  制作面子的金箔

它逐年奢华  引领人们奔赴沙漠

在沙尘暴和灰霾里沉沦

冶炼呼吸的黄金

 

鹰在天空盘旋一万里也找不到一只奔跑的

猎物  有的是憧憧鬼影

它将愤怒深嵌雷霆  假以洪灾

雪灾  旱灾攫紧膨胀的胃囊

自思维里牵出野马

鳄鱼  虎豹  狼群 

纠缠午夜于无名

 

无语时刻

 

旧时  钟于行窃之人 

暗夜有无数隐匿的春光 

每束灯光均藏有包公的惊堂木

和一条通往太阳的隐秘隧道

 

今非昔比  闪电公然劫持太阳

一柄断刀豁开蓝天白云的口袋

扛着雷霆大旗  将无数钻石珠宝

悉数收入自己的口袋

 

喊饿的还徘徊在死亡线上

饱食者开着奔驰宝马走在移民的路上

文字里的菩萨与钟馗被移至偏街陋巷

眼见霜刀雪剑走在末日路上 

天空一眨眼

就完成了日夜的交替

 

我看轻这个世界

 

我看轻这个世界的分贝

纷飞的齑粉

再多声音堆叠与色彩缀饰

也难掩云雾之下的废墟

和废墟上千疮百孔的铺陈

我不是倨傲之人更不厌世

眼睛靠近民间耳朵贴近泥土

诸神在上妖孽混迹人间

我的文字颤颤巍巍仿佛已至耄耋

举不起一蓬油菜清亮的眼神

在三月绽放  也牵不来一丝和风

将湖面薄冰吹散

 

我看轻这个世界钢铁的城堡

与日俱新的嬗变

每个甲壳之内都蜷缩一个衰颓的灵魂

每件新衣里都裹藏无数祸心

难怪古人退隐山野  以一把钝锄

去贫瘠的山岗培育一米阳光

 

源头

 

六月在你身体里支起

一个火盆

宁寂的乡村变作闹市

湖水荡漾   鱼汛提前

一间铁铺叮当作响

击碎的孤独化作火星四溅

一场狂欢也拉开了序幕

百万奔涌的牛羚和斑马

挤过浅水的河岸

寻找出口

 

趴在窗沿 

望着远处通体透明的城市 

火蝶以它炫彩的火苗

焙烤漂浮的灵魂

那儿嘘声四起 乌烟瘴气 

仿佛一道黑夜的伤口在那儿

明晃晃的  亮着

 

羽毛

 

一根羽毛在天空

修饰旅程的高远

 

“我的朋友他们家都买了房子

上学还小车接送”

 

妻子剐了我一眼

 

刚才还在空中 

现在却掉进了水里

 

自言自语

 

祖国越来越模糊  我想看清他的眼

愈来愈暗  游走城市与乡村边缘

一次次受伤的 是一个草长莺飞的春天

大地古怪  栽种的庄稼

不是枯死就是基因转化

结出硕大的梦魇

天空晦暗不明  像阴鸷的老板 

摊在这么多的枪口之上

即便是铁也已洞穿  何况

一块薄薄的玻璃

 

除了做梦   还能做什么

这些文字就像泥菩萨  聚在

雨水暴涨的河边

原打算让乡村的碧绿统率天下

不料村庄人去楼空  除了泥土荒草

断砖残瓦 就剩逐年增多肉瘤一样的

坟包  徒有逝去的夕光斑鸠一样

在绿荫里呼唤

 

郁郁寡欢  城堡溃散

而不远处一栋高楼瞬即

刷亮人们的视线

 

无来由的…

 

江水暴涨  又一条黄河自天上来

渔夫撒网  电站发电  商船疾驰 

他们各取所需

 

丽日晴空下  我还来不及

辨明雨水的方向  就被一片

炫目的光  融化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