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靖凱的博客

漂泊

 
 
 

日志

 
 
关于我

袁靖凯,四川仪陇人。诗歌爱好者,业余以读诗写分行文字为乐。欢迎各位老师朋友指点批评!

网易考拉推荐

渔(8首)  

2013-05-16 15:08:03|  分类: 漂泊的歌---袁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浑浊的水里  鱼越来越少

渔夫着急  不停撒网

捞起的不是碎酒瓶  塑料袋

拐杖  就是动物的骨头

这让传统的渔夫越来越尴尬  困窘

 

现在猫基本不吃鱼  那么多猪肉

牛肉  和抛弃的禽肉

它圆滚滚的肚皮已顾不上什么病毒

能让自己个头愈来愈大 甚至大过

山中老虎比什么都重要 

才不至委屈自己多年来所挨的白眼

 

鱼成了焦躁的现代人

急需的天然抗抑郁食品

我们围在湖边  盯着幽深的水里

不时冒出的黑影  打捞起来

永远都不是我们想要的那一条

  

暴雨

 

暴雨頻来  内涝正在形成

那伸向民间的手如今也挤出

城市的胆汁  涉水而过的车

走着走着就走进了绝望

卷起裤腿的人把一身的优雅

溺在了脏水里  没有人可以

全身而退或全身而进  总免不了被泼

一身脏水  你说这人间不喊爹叫娘

就不是人间  不从腹部抽出积水

就不成为城市  难怪古人总喜欢

把马或骡子拉出来溜溜

聪明的现代人寄希望于蓝图

喜欢在白纸上描摹  孰知

天公不作美  不想隐瞒

一雨道破

 

多余的

 

活了几十年 他对自己非常失望

决定剁去四肢

这些张牙舞爪的触须  总在制造事端

并不择手段达到目的

再卸去五脏  里面的魔鬼

积存了太多黑暗

最后砍掉脑袋  废墟上的巫师

太邪恶  危险

留下眼睛  这个盛装美

和孤独的容器  它得泛起涟漪

或涌动波浪  证明他活得好好的

  

搬家

 

从八楼搬至一楼  多了蚊虫叮咬

和不时窜入的垃圾臭

我笑对妻子说  高处不胜寒

要是地震了我们还跑在前面

 

从市中心搬到郊区  磨破了自行车

的肚皮  心爱的T恤

也留下了几个美丽的破洞

我对孩子们说  郊区空气干净 

还能鼹鼠般在城市下面玩穿越

 

昨天房东告诉我租金又涨了

我为同甘共苦的自行车叹气

兄弟  我们又得在风雨里找寻

下个落脚地

 

中年

 

上午  被一杯茶收买

在香气氤氲的恍惚里很快消散

之前那个汗水涔涔的自己

沉默寡言如老牛负轭的自己

蜗牛般怯怯打探世界的自己

不见踪迹   取而代之

是一个可以为一朵水仙迷途

在文字间腾云驾雾

或在一杯白开水里梳理白发

的自己

 

难道时光霜染双鬓 

秋风席卷了枫林 

倦怠的阳光窥破了露珠的晶莹

抑或都不是

是一只癞蛤蟆霸占着一口枯井

寄望几片绿叶

拨开新的泉眼

 

也说端午

 

五千年的历史泛黄了

破损  渐渐没了蛛丝马迹

雄黄远走他乡  酒

趔趄在微醺里  粽子

还在街上独自牵着自己的芳名

门栏上的艾草菖蒲成了传说

 

它们自民间来到城市

在偏街陋巷计较着一日三餐

行色倥偬  记得这天与某个

投河自尽的男人似乎有关 

这年头投河的多了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法定假日又与国家有何关联

它们无心探讨和端详  能让它们

兴奋的   可以涂脂抹粉

招摇过市  据说江边有龙舟赛

那些呐喊声肯定也是奔着奖金去的

这年头什么都见过了

就是没见着不吃腥的

 

我是个吝于叫好的人

 

这个字已被春天的花朵用烂

又被雨水卸去它应有的护栏

现在  它可疑地闪着银光

我是个吝于叫好的人 却又

为一棵小草推开压在身上的石头

暗自叫好

为翠鸟松开叼在嘴上的鱼

失声叫好

为寒冬那个替桥洞下流浪汉送去大衣的人

流泪叫好

为衣服都来不及脱就跃入刺骨江水救人的人

在电视下拍掌叫好…

 

尽管这个熟悉的字眼如今

肤浅得令人作呕

可每当它来到我口中

就如一朵玫瑰或一朵莲花

在绽放

  

城市变奏曲

 

沙漠的海市蜃楼被人们

照搬到城市  巍峨高耸如传说里

琼楼玉宇  它在外乡人仰望里

画饼充饥 

 

据说居住里面的

豹子  狮子  老虎  大象

一个比一个壮硕  嘴里均有

嗜血的獠牙  手中握有丛林皇权

甚至把山珍海味

摆到了民间  私接几炷香火

让皇权的子嗣遍及江山

在斑马线和车流里拥挤的异地人

说话永远都不能字正腔圆 

无力改变命运的人们逼着子女

自小磨剑  以期他日在此

占有一席之地

 

如今城市像海底变异的章鱼

臃肿的触须野蛮伸入乡村和森林

树木被砍伐  山峰被荡平

奋起反抗的动物们偶尔用尖牙

放倒一个人作为物极必反的明证

而真正的狮子老虎大象被他们

关进铁笼  作为茶余饭后

调侃的对象   或成鞭子之下

赚钱的工具

 

歌舞升平的城市  五彩的霓虹

给城市披上闪亮的华衣  颂歌涌来

你得见风使舵  赶紧荡去文字间的戾气 

扫除隐藏的钉子碎玻璃  并适时递上一副谄笑

和折腰的贱骨  以期他日在城市的偏街巷陌

继续埋头下去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2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